陆柒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永恒神帝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仁至义尽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仁至义尽

推荐阅读:真千金归来,五个哥哥追着宠大明:我在明朝当县令穿成超稀有雌性,被大佬们追着宠万界邪尊小山村里的女人们四合院的钓鱼佬人在截教写日记,通天被玩坏了洪荒:截教锦鲤废柴修真记洛尘张小曼七零:娇娇军嫂搬空仇人钱财养崽

    “周隐,你,你。”许炎彬已经被周隐气得有些说不出话了,连说了几个你,看来已经有些恼羞成怒,有动手的**了。

    “怎么的,你还想动手,来啊,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此时周隐也爆发了出来,他早就看许炎彬不舒服了,现在见他想动手,他也撸起了袖子,打算打干一场。

    没想到,周隐外表沉稳,倒也生了一颗争强好斗的心,平时不显山露水,现在被许炎彬一激,也抛开了伪装。

    看来周隐,也是个性情中人,根据自己的喜好行事,不为他人所动。

    就在这时,林天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极为快速的向着他们所在的位置飞来。

    只见天边出现了一道紫色的流光,携带着浓重的威压,远远的就传来声响,听声音仿佛都快划破了空间,产生了音暴。

    可以想象着飞行的人,拥有着得可怕修为。

    “这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嚣张。”

    林天玄抬头看着紫光,在心中猜想到。

    他已经把手中的剑收入储物袋中,双手负在身后,绕有兴趣的看着周隐挤克着齐炎彬。

    眼看他们两个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却突然发生变化,两人脸色一沉。

    这紫光极为迅速,按照它这个速度,根本不做停留,马上就会直接撞在羽化宗的护宗大阵上。

    而周隐和许炎彬本来想抛开一切,大不了受罚,打上一场,见到这道紫光。

    两人极为默契的,都停止了接下去的动作。

    “都别看了,低头,要是惹怒了颜真传,大家都不好过。”周隐更是低头,开口告诫他身后的林天玄他们说道。

    “真传弟子,喜怒无常,你们想死别扯上我。”就连刚刚极为嚣张的许炎彬,同时也压低了声音,也对着他带着的一批人,说了一句话。

    林天玄也低头,心中却想着些什么,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真传弟子的威势。

    难怪所有人,都想削尖了脑袋往上爬,原来普升了真传居然连这周隐生死境七重天的强者,都只能在她的威严下低头,连看都不敢抬头看上一眼。

    如果说,人间中的金字塔的顶端,站的是帝王王侯的话。

    那么,修士中的金字塔的顶端,站的就是这一类人了,妖孽的天赋,临架于众生之上的无上修为,轻轻一挥手。

    一个国家一片地域便瞬间灰飞烟灭,那怕传承了再久,在这一群人当中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而他们就是天道的代言人,掌控着至高权柄,傲世天下。

    而现在,林天玄就是处于修士金字塔的最低端,一个微不足道,看起来极为不起眼的小角色,放眼全宗,修为比他高的比比皆是。

    但是,他拥有别人不能拥有的东西,他两世为人,一颗问道之心坚不可破,更拥有一本极为神秘的功法造化仙经。

    在起点上,可能那些人不过是先赶在他的前面,但拥有的这么多不同于人东西的林天玄。

    迟早有一天,会一飞冲天,迎头赶上他们,超过他们,蔑视他们。

    很快,一道绚丽至极的紫光,来到了羽化宗护宗大阵前,紫光稍微降低了速度。

    只见护宗大阵一阵波动,好似在确认着什么,几乎是在紫光接触到大阵的瞬间。

    护宗大阵已经,解开了保护,紫光也不做丝毫停留,看也没看下方的林天玄等人。

    直接划过,直冲九座山峰之一的一座,在九峰中给人,感觉十分灵秀的山峰。

    “连面都没见过到,就要低头行礼,这真传弟子好大的威势。”

    既然,这真传弟子已经不在,林天玄便抬头,望着紫光划过云朵留下的紫气说道。

    众人,也纷纷抬头,除了林天玄和周隐几人,其余的新进弟子都有些萎萎不振。

    很明显,既然他们能来羽化宗,那么他们在自己那些国家中,城池中,肯定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

    从小受人尊敬,被同辈追捧,女孩爱慕。

    来到羽化宗,都打算大展宏图,把羽化宗当成自己的舞台,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登临巅峰。

    他们就如同原本的林天玄一样,拥有天才的傲气,却没有无所畏惧强者的心,温室的花朵,拿到露天暴晒。

    一来羽化宗,首先被羽化宗的万千气势震撼,知道了自己见识短浅。

    马上,羽化宗真传弟子的威压,那种霸气,让在他们眼中的生死境强者,惧怕到不敢抬头直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像林天玄一样的坚定道心。

    只见其余的人眼中,有的只是沮丧,和对未来的迷茫,只有林天玄眼中已经仍旧燃烧着战意。

    “哼,周隐算你好运,我也不想惹事,你给我小心点,我们走。”许炎斌见真传弟子已经归峰,也不想多做停留,落下了句狠话,头也不回,带着他招收的那批弟子,去外院报道了。

    “呵呵,谁怕谁,来日方长。”两人的本处于爆发边缘,被真传弟子的事一冲,周隐见这许炎斌不做纠缠就走,也不管他。

    “我们也走吧。”周隐转身,看着还有好似失去了斗志的几人,摇了摇头,开口道。

    “周师兄,那许炎彬也太嚣张了吧?”边走边周隐身边的杨傲开口道。

    “不用管他,他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要不是我顾忌他身后的易真传,他在外面早就被我宰了,那里还轮到他嚣张。”

    “而且,这次我已经收集齐了破妄丹的材料,随时可以准备突破生死境八重天冲击生死九重。”

    “等我突破之后,我族中马上就会开始筹备我登临玄奥境的事,到时候我成了真传弟子,我看这许炎彬怎么死。”

    周隐沉声对着杨傲说道,他刚刚也是被真传弟子刺激到,想到了自己即将突破。

    在过个几年,他也能不用管禁空戒律,直冲主峰,想想他就有些激动,恨不得马上回去,炼丹突破。

    很快,他们便到了一处主峰的山脚下,只见羽化宗九大主峰下,还建有一大片古韵古香的建筑群,一眼不到尽头,坐落的极为整齐。

    “不亏是这个世界数一数二的门派,好大的气派。”

    林天玄跟着周隐一路看过来,在心中不断感慨道。

    虽然他没有经历过地球修真界,最辉煌,最巅峰的时期。

    不过和这羽化宗相比,估计也是不相上下吧。

    这里不过是羽化宗记名弟子和外门弟子居住的地方,就能有如此大的排场。

    看着仙气缭绕的八十一座副峰,和九座道光冲天的主峰,就能猜想的到其中是如何的宏伟壮观。

    周隐带着林天玄他们来到一处小殿,小殿外人来人往,都是穿着一身白衣绣着小鼎的道袍。

    不时有人,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林天玄等人,其中蜕凡七八重修为的人比比皆是。

    “外院,杂事堂。”林天玄抬头看着小殿上刻着几个字念道。

    就在林天玄等人到达门口的时候,马上就有一人跑进入其中报告。

    马上,一名大约三十多岁年龄的男子就出来了,男子一身青色道袍,同样绣有小鼎,高大的身板有些单薄。

    一张瘦条脸上带着极为虚伪的笑容,让他有些商人势绘,到不像一个修士。

    脸上栽着一些不很稠密的胡须,由于脸色显出一种病容似的苍白,那胡须看起来倒黑森森的。

    男子刚刚由出来见到周隐,就马上开口道:“原来是周师兄啊,您回来了,辛苦。”

    “应该的,人我给你带到了,接下来就没有我什么事了。”

    周隐也是一笑,对着那人开口道。

    “嗯,好的,您有事先去忙吧,贡献我会马上上报的,到时候您注意查收下。”男子开口道。

    “嗯。”周隐转身和杨傲打算离开。

    “新人都跟我来领取下必需品,我会给你们介绍下基本门规,和安排住处。”青袍男子语气有些生硬的,对着林天玄他们开口道。

    林天玄也跟上男子的步伐向殿中走去,就在这时周隐好像想起了什么。

    “林天玄,你过来一下。”周隐转身叫住林天玄。

    “林天玄是吧?周师兄,有事找你就先过去吧,等下我单独给你安排的”青袍男子突然变了语气,用着较温柔的语气,对林天玄说道。

    “好的。”林天玄应了声,追上了前面的周隐,他也不知道这突然走了的周隐突然叫住他要干嘛,不过肯定有他的理由,肯定不是坏事。

    林天玄打算,现阶段,在羽化宗人生地不熟的他,最好尽量低调点,任何事,只需要做到多看多听多做就行,少问些为什么。

    “这个你拿好,别弄丢了,知道吗?”周隐取出个刻有他名字的木牌,对着林天玄说道。

    这木牌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刚刚拿出来就带有股极为好闻的檀香,看来打造用的材料,肯定品质不低。

    林天玄接过木牌,等着周隐继续给他解释道。

    “我即将闭关突破,这一段时间,你可能联系不到我,我怕许炎彬会找你麻烦,这个令牌是我的信物,你拿着他直接找刚刚那个青袍男子,他会帮你联系我。”

    “还有,我在门中也有些人脉,要是你惹到什么人,报我的名字,一般人都会给我点面子的。”

    “好了,我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最重要的还是得看你自己,希望我出关,能看到你在给我个惊喜。”周隐语重心长的对着林天玄讲了许多。

    “嗯,周师兄的话,天玄已经记在心中,我会努力的。”林天玄也是有些感慨,周隐这人的确是个重情义的人,他是怕因为赌斗的事,许炎彬牵怒到他,所以在给他安排了这么。

    其实,也不能怪周隐,这许炎彬有意挑衅,林天远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而周隐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也不能不识好歹的在求些什么。

    “嗯,那好,我先走了,你去吧,这卢广看在我的面子也会对你多加照顾。”

    “好的,周师兄。”

    周隐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看样子是想早点找人帮他炼制丹药,赶紧突破。

    “接下就得靠我自己了,羽化宗么?”林天玄目送周隐离去,就把目光投在那九峰中被拱卫的一峰上,只见悬浮的道宮依旧绽放着璀璨的道光。

    一切都是那么的飘渺,以后他就是羽化宗的一份子了,想到前世种种不免得有些惆怅。

    林天玄走入殿中,左右两边悬挂着不少字符,上面不时刷新出各种东西,只见殿中不断有人在观看,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也有人一进来就到前面的台中,和几人不断交涉着什么。

    林天玄环视了一圈,见那青袍男子不在殿中也不知道去那了,就来到前台询问。

    见有人好像交涉完了,满心欢喜的走了,林天玄就走强前去询问。

    “报上任务编号,门中牌号,我来查看任务是否能受理。”林天玄还没开始询问,那蓝袍男子头也不抬的,边整理手中的物品,边开口问道。

    “这位师兄,你好我是新入门的弟子,请问卢师兄在哪?”林天玄语气平和的对着蓝袍男子说道。

    “新入门弟子?哦对,招收新弟子的时间应该到了,我就说刚刚卢师兄怎么带了一批人进来了。”蓝袍男子想了想自言自语道。

    “师兄?”

    林天玄有些无语,这人自顾自的说着,好像把刚刚自己问的问题给忘了。

    于是,就举手在男子眼前晃了晃,再次开口提醒他。

    “哦哦哦,不好意思啊,我这人就是这样在这杂事堂做事久了思维有些僵化,我叫祝元,是卢师兄的助手,负责日常任务的颁发,以后你要是有问题可以来找我,卢师兄在殿后堂,你直走左拐就可以看到他们。”

    这位自称祝元的人,唠唠叨叨的又说了很多,看来也是个有意思道人,不过他最后一句话倒是挺有用的,看来他们刚刚进去不久。

    “好,祝师兄,我就先去了。”林天玄一拱手,对着祝云说道。

    “去吧,去吧。”祝云冲林天玄摆了摆手,又低头算着些什么。

    “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坏的,这羽化宗还是有好人存在的。这祝元就不错。”林天玄边走边想道。

    走了殿后堂,只见场中放有几百个蒲团,许多人坐在上面,认真的倾听卢云的讲话。

    齐阳还有吴凡等人也在其中,场中众人见有人进来,都把目光投到了林天玄的身上。

    数百道神色各异的眼光,带着不同意味看向林天玄,要是一般人估计在这么密集的目光中,可能都不敢抬头于众人对视。

    但林天玄有何畏惧,带着审视的目光反扫众人,不时有人被林天远犹如剑锋般的目光反制,不敢在看他。

    在讲课的卢云也发现了众人的目光,不过没说,他也想看看这位被周隐看中的人,有什么本事。

    但现在,从林天玄的表现来看,小小年纪就能有傲世群雄的气势,看来林天玄不亏是周隐看重的人。

    顿了顿,卢云开口道:“林师弟来了,找个位置落座吧。”

    卢云的声音很洪亮,已经是带着灵气在空气中荡漾开来,他要为数百新入门弟子讲课声音自然不能小。

    “是。”林天玄也不在管众人的目光,找了角落随意坐下。

    “好,前面我已经把羽化宗的历史,给大家解释了,有什么不清楚的,等下会下发一本入门基本知识大全,其中会有更介绍。”卢云在林天玄坐下后就开口继续说道,很明显这句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想不到周师兄在门中人际关系,如此强大。”林天玄坐下又想起了周隐。

    “羽化宗中,弟子按记名,外门,内门,核心,真传划分。”

    “其中,记名和外门弟子居住于山脚下的外院与内院当中,没有特殊情况,不得踏入外峰,有违法者,废除修为逐出山门。”

    “记名弟子,每周必须执行一次门派任务,任务可以获得贡献奖励,贡献可用来兑换法术,功法,法宝,灵材,灵丹等物的奖励。”

    “具体任务由门中杂事堂颁布,领取后按任务情况,定下执行时间,过期任务作废。”

    “记名弟子,平时只是做些杂活,杂活种类繁多,种植灵草。种植灵谷,管理药田,挑水扫地之内的东西。”

    “也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要注意也就是平时遇到修为高的师兄不要顶撞,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羽化宗严禁内斗,所以有恩怨都到擂台上解决,有的擂台点到即止,有的擂台生死各安天命。”

    “普升制度,记名弟子突破到玄妙境可以去杂事堂中申报外门弟子名额,还可以通过参加一年一次,门中举办的记名大比,中取得前十名,一样可以提前加入外门并且还能获得丰富奖励。”

    “想不道,这羽化宗还有这么多规矩,现在距离记名大比还有接近一年的时间吧?”林天玄认真的听着卢云讲话,在心中打算着什么。

    “好了,具体的门规,大家自己回去好好观看入门基础,现在大家过来排队领取物品。”

    卢云说完就站起身来,他叫来几个人开始分发物品,林天玄也上前排队,刚刚领完东西还没来的及查看。

    卢云就对他招了招收,示意他过去,林天玄有些迷惑,这卢云找他有什么事?

    “卢师兄,找我?”林天玄走过去问道。

    “嗯,既然你是周师兄安排特殊照顾的,过两天来我这直接领取门派任务吧,我给你找个好差事,让你能安心修炼。”卢云对着林天玄面带微笑的说道。

    “好的,天玄谢过卢师兄。”林天玄也不矫情,既然是周隐安排,他也就承了这个情。

    “客气了,以后说不定师兄还要靠你多多提携呢?”卢云拍了拍林天玄的肩膀,对着他说道。

    “他日,天玄有所成就,必不忘师兄今日恩情。”林天玄极为尊敬的对卢云说道。

    对于帮助他的人,林天玄一向的原则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哈哈,很好,卢广过来。”卢云笑了一下,很满意林天玄的表现,招手叫来一个和林天玄同岁的少年。

    少年和林天玄的年纪不相上下,都是大约十五六的年龄,少年的五官很俊秀,长的眉清目秀,有些不像男孩到有几分女孩的样子。

    少年有几分怯懦,都不敢看林天玄一眼,低头走到卢云面前。

    怯生生的叫了声:“叔叔。”

    “唉,你看你,这样的性格怎么在羽化宗混下去啊。”卢云摇了摇头,语气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林师弟,这是我的亲侄子,他父亲是个没有修炼资质,而他这个儿子天赋极高,这次就拖我来照顾,只是他这个性格。”

    “就由他领你去住处吧,我已经安排好了,以后麻烦你过关照一下卢飞,有什么情况随时找我提出。”卢云也是有些无奈,家族中好不容易有个拥有出色天赋的人,就是性格太过软弱,让他很是头疼。

    在这个残酷世界,没有一颗敢于争斗的心,那怕你天赋再好,一味的修炼也是不行的。

    强者都是在不断的战斗中进化蜕变,性格软弱就会被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刚好,碰到周隐推荐的林天玄,他从刚刚看来林天玄敢直视所有人,没有丝毫畏惧。

    可以看出林天玄沉稳平和,一副儒雅甚至有书生气的外表下,也是有一颗强者的心,不畏惧任何挑战。

    所以也就随便拜托林天玄照顾一下卢广,希望能让他被林天玄影响,改变下性格。

    “好的,卢广就交给我吧,我尽力而为。”林天玄倒是无所谓,既然这卢云有事求他,他也能帮就帮吧。

    说起来,也有些好笑,林天玄现在不过蜕凡六重天的修为,而这卢广都已经蜕凡八重天了。

    让六重天照顾八重天,可能是林天玄身上的气质和周隐的极力推荐,让卢云觉得林天玄不凡。

    卢云加入,羽化宗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什么人都见过,能越小境级杀人,他也见多了。

    甚至于,跨一个大境界杀人的,也不是没有,和他同时间入门的就有一个,

    他叫易致远。现在已经真传弟子之一,羽化宗问天榜十大强者,这次的十二洲天骄榜更是榜上有名。

    此人,就是刚刚周隐口中所说的,许炎彬的靠山,易真传。

    卢云从林天玄的身上,看出了当初易致远的风采,当初易致远也是这样,沉默寡言,到最后一飞冲天,无人不视。

    “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卢广带着林师弟去他的住处,他就住你的旁边。”卢云拿出一个门牌,上写有甲五十三的号数。

    本来门中弟子的院落,是由门派统一分配的,但这分配权就在卢云手里,也就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本文网址:http://www.67read.com/xs/0/2/6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7rea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